建议 > 帖子列表 > 跟文化不沾边的敦煌之旅
0个回复 | 返回帖子列表 发帖

跟文化不沾边的敦煌之旅

七夜

  • 等级:地平线
  • 来自:内蒙古自治区
  • 职务:会员
  • 积分:31
  • 好友:6人
  • 访问:7877
  • 活动:0次

七夜 (内蒙古自治区 ) 发表于 2013-8-24 23:12:47

关于丝路,或者是海上丝路亚欧大陆桥之类的,我只是只知道名字,连个大概都不算清楚。自认为地理还算不错,生活中方向感较强,国内所有省自治区的相对位置均了然于胸,但也仅此而已,出了中国便基本属于没文化状态。

   于是乎来到敦煌,我对于这些地方历史上的意义作用是不甚了解的,这样也好,我能更加关注这些地方本身。

之于敦煌的第一天,在青旅报名参加了传统的西线一日游,好在还有青旅,省去了找人拼车的烦恼。第一站停靠的是敦煌古城(单景30元的门票),一个新造的仿古景点,为了体现自己具有即使沧桑感特地在城墙上挖开了洞并挂起了经作旧处理的各种旗帜。



而后到了西千佛洞,不贵的40元门票也给了不富足的体验,一个工作人员拿着一个小手电筒象征性地带我们看了五六个窟以后便宣告参观结束,若想看其他洞窟则需再给他每人300以上不等的额外费用。我知道由于人群呼吸甚至某些不靠谱拍照闪光灯对于这些文物古迹有着缓慢但却惊人不可逆的影响,所以假如出于保护考虑限制普通游客甚至禁止普通游客参观只允许专家学者科考研究,我可以理解。




那天最后一站便是敦煌魔鬼城——雅丹地貌。我是一个容易感受到视觉冲击的人,这里便能很好地满足了我的欲望。

很难描述这戈壁滩上魔鬼城带来的震撼,因此干脆不去描述了,只是我确实深深迷恋其中,直到看着太阳消失在荒芜的地平线尽头,一片凄美孤独。









关于敦煌,显然最为人知的肯定是莫高窟了,我也在那花了将近一天的时间。从之前的麦积山石窟和西千佛洞,其实带给我的都是不太好的体验,让我觉得这样的所谓艺术瑰宝人类遗产,其实是只属于少数艺术人类的,当然,莫高窟除外。我得承认这里保存下来的东西实属非常惊艳,而且更让人惊艳的是这里讲解员的专业水平以及更重要的态度与耐心。那天一共只开放了15个窟,我却也往往复复地呆了将近七个小时,中间的很多感受也已随时间流逝变得琐碎而难以言表。关于王道士的功与过已有太多讨论,基本参半吧,而唯一让我震惊的说法就是他把之前某些窟的塑像破毁的原因,这次并不是为了卖钱,只是觉得自己塑的比那些多年前的要更精彩好看。



当然,对于也没文化的我来说,在来敦煌以前其实鸣沙山月牙泉给我的诱惑力要远大于莫高窟,缘于曲线丰富的沙漠脊线,也缘于荒漠中心那一弯蓝蓝的月牙。迷迷糊糊还是去逃票了,都不知道是为了新鲜刺激还是闹腾省钱神马的,反正和青旅几个人结伴就从边上沙漠随便挑了条路上去了。阳光下的沙漠显得没有色彩却又五彩缤纷,阴影与顺光处自然交替相接,很是完美。我第一个没忍住,不顾沙子进鞋,一深一浅往前冲去。冲到第一个沙丘顶上以后,没能看见渴望的一驼平川的壮观场面,我才猛地反应过来,这里是沙漠,本就无绝对制高点,只有那一片又一片的远方。

都说树大招风,我们终于把查票口的人员招了过来,那个哥们开着沙漠摩托来到了我们身边。任凭我们装疯卖傻威逼利诱都没有用,依然要求必须跟他去大门口补票。


于是乎我们几个不紧不慢地往检票口走,他开着摩托在离我们百米远的地方观望。在经过一个沙丘时,我们和他被一片高地阻隔了视线,我一时兴起便和同伴使了个眼色,直接朝反方向另一边的沙丘跑去。这一跑就是十五分钟过去了,沙漠上单单行走爬坡消耗体力就已巨大,更何况是我这般不停上坡下坡冲刺。即使喘着气口干舌燥鞋里进沙我也没有停下来,此时的我并不是对前方的向往,而是对后方的恐惧,这样的奔跑让人觉得更加忘我纯粹。

我这一口气便冲到了景区核心中央地带,人流密集骆驼密布,我知道我是安全了。


月牙泉没有想象中出彩,之前在CCAV节目中看到过由于敦煌地下水过采和附近水库工程,导致水域面积减小深度变浅。于是乎我再次腿贱,沿着月牙泉的后面爬到了沙漠脊线上,向西望去,看见落日余晖洒在沙漠的尽头,当然,也许并没有尽头。我隐约看见在那里有几个人拍照或者是干啥的,咬了咬牙便决定也向那走去。这一走不要紧,看起来不远的路程我走了一个多小时。我承认,我的体力在看了七个小时莫高窟和逃票连续爬了两个小时沙漠后真的已几近虚脱,到后来,我的前方已没有任何足迹,只能凭着光线余晖和那几个模糊身影指引前行。我体力也越来越差,每走十步不到必定得停下来休息,倾斜的沙漠依然自发地向下滑着,我勉强地保持着重心,怕一个分神便顺着沙漠而下。后来终于看清了那几个模糊身影,不是拍照的游客,而是当地周末聚会的市民。此时太阳早已下山,背后的沙漠一片死寂,我已很难辨识出自己来时的路,我既没有体力原路返回,也不敢在这夜色朦胧的沙漠中独自行走,只好继续硬扛着向前走去,虽然我也不知道前方是何方。此时他们把注意力从夕阳转移到了我的身上,边感叹居然有人从月牙泉一直爬到这里,边大声给我鼓劲加油。虽不至生死,但我确实除了死撑着往前爬也别无选择。这样很极限的状态几乎又撑了十几分钟,我终于来到了他们身边,没有力气说话打招呼,只是微微一笑便瘫坐在地上。

喝水,喘气,揉腿,我慢慢还是缓了过来。开始交谈,他们再次对我之前的可怕路径表示惊讶,而后便邀我一起下山。我再次别无选择,没有手电,没有水,也不认识路,只好一起下山。路上得知他们已电话喊了出租车师傅来接,但是由于价格问题,只有一个车肯过来只能挤挤了。下了沙漠穿过一片森林便来到了公路上,我也在路上数了一下人数,连我在内一共是十个人:五个大人,五个除中生模样的小孩。而后taxi来了,再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副驾驶一大一小,后排四大四小,司机很惊讶地看见我们如积木一样堆满了车内所有空间。我想,此时假设交警看见这辆捷达,一定也会先揉揉眼睛反复确认这个奇迹吧。

好吧,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结束了敦煌行程,迷迷糊糊,稀里糊涂,可却也给自己留下了一些感触和印记


 草原上的幡
 让我魂牵梦绕的新都桥之旅
 心系泸沽湖,如梦的光影
 塔公寺之文化地理
 西北行
 呼伦贝尔,黄昏时分百灵鸟歌唱
快速回复

欣悦故事 | 欣悦团队 | 商务合作 | 交换链接 | 营业执照 | 使用协议 | 隐私政策 |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ICP经营许可证:蒙ICP备14003392号 | 呼伦贝尔市欣悦旅行社有限公司 | 旅游许可证编号:L-NMG-00994 @2016 www.hlbely.cc 版权所有
24小时旅行预订电话:400-850-7557 QQ:583336688 投诉建议邮箱:cirenfeifan@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