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备 > 帖子列表 > 黔东南,谁的影子会唱歌?
0个回复 | 返回帖子列表 发帖

黔东南,谁的影子会唱歌?

七夜

  • 等级:地平线
  • 来自:内蒙古自治区
  • 职务:会员
  • 积分:31
  • 好友:6人
  • 访问:8760
  • 活动:0次

七夜 (内蒙古自治区 ) 发表于 2013-8-24 17:35:44

西江,是整个黔东南名气最响的寨子了吧,一共有过千户苗家聚集在山凹两遍,夜晚华灯初上,家家户户点起了美人靠上的煤油灯,万家灯火,百转千回。



    当然,门票也奇贵无比(100大洋!!!),这让已有许久许久未掏过门票钱的我实在大为不习惯,在检票口我们一行八人均被拦了下来,而我早就打算逃票便依照前人教诲沿着来时公路往回走。一行八人,在晚上六点多到达,居然都不买票进寨而是一溜溜地往回走,这让景区工作人员,大为怀疑,派了两个人打着手电尾随着我们跟了过来。又是按照前人的教诲,我们拦了几辆进寨村民的小面包,谈好价格后混上车,却总是在拐过弯检票口前把我们赶下车来,前后一共三次均是如此,我懂了,原来这就叫被盯梢了,就算有接应的也都没戏了。


        NND,这样的逃票经历实在太过难得,真是冤家路窄,偷偷一瞅,刚刚堵我的那俩人正窝在检票站里头看电视的。回头叮嘱了一下那俩姑娘,招呼她们一会儿就这么一起大摇大摆走进去,然后任何情况她俩都不要说话,由我来说。果然走进去时我们三个虽不是说说笑笑却也故作淡定,时间已经将近晚上十点,他们俩似乎觉得不可能这时还有游客来吧,所以就专心地看着电视没有察觉。我刚在心中暗爽,觉得不会这么人品爆发吧,果然,还是被他俩发觉了,走过卡口五十来米时他们出来喊了一句喂,你们几个等一下。我便转过身来,故作诧异地往他俩走去。接下来便是紧张的谈判,我充分发挥了胆大心细脸皮厚的特征,佯装我们三个是爬山拍照不慎走出景区而又随身没带门票的正常游客,整套语言思路缜密,表达清晰镇定,他们俩在没有明显破绽的情况下居然就默认了我的说法,就这样,我这一年旅行以来最扯淡夸张的一次逃票居然就这么成功了。

    次日的日出与想象中差别很大,首先是大雾弥漫能见度极差,但是我居然在刷牙时看见了那极度明媚的月亮恰好停留在我的0点钟方向。我咬着牙刷冲回房间掏出了相机,这是我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拍下月亮,不管上面是否有嫦娥,只是在这千户苗寨之上,弥漫浓雾之中,那是一轮如此婀娜而又完美的满月。








    离开西江,我们所有人便做鸟兽散,各自奔天涯。我搭车继续南行,不知是省道还是县道反正总之路很难走,车也很少。幸运的是搭车的第一段恰好停在了大塘乡——水上粮仓&短裙苗所在地。

    无心插柳柳成荫,既然来了便顺道进去看看。水上粮仓着实是个蛮有趣的地方,将粮仓搭在水塘之上,一家一户分门别栋,真是防火又美观。走进村寨,这里的苗族也与此前所见很不相同,裙子确实短了一些,而更特别的则是在每位年长的妇女耳朵上,均挂着一对惊人巨大的银锭,这个东西几乎有两个指甲盖那么大,伴随走起路来便拉扯着耳朵晃来晃去,看了让外人都觉得好是生疼。由于那时外来游客太多,以至于村里要求家家户户必须派出一人身着全套苗服出来表演拍照,这让众多摄影人更加疯狂了,我自诩清高地不合群了一把,便早早离开此地继续赶路前行。




贵州搭车着实困难,两百公里的路前后走了8个小时,而且其中搭的三辆车当中有两个是隶属营运车辆,他们表示坐车还有不给钱的?我们这里都是要给钱的啊……”。当一个人已由生活变成生存的时候,人的本能自然就也会变得无比强大起来,死皮要脸之下,终于还是在天黑之前抵达了从江县城。
值得一提的是,沿路的都柳江景色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壁画级别的,无奈那天搭车实在太过艰难,照片一张也未能留下,只好借鉴一张他人所拍的聊表纪念。




其实来到从江最初的原因只是为了一个国内最最最特殊的苗寨——岜沙,他离县城只有六七公里左右吧,决定省下十块钱的摩托车钱,即使没有顺风车走走总能到的。猛然,一阵扑扑声震耳欲聋从身后传来,那个拖拉机声音实在太过张扬高远,让我心生各种好感,便拦了下来。当然这拖拉机最后下车时也不忘暗示我能有所报酬,当然我也还是没给,再凑巧坐拖拉机进去便也又省了岜沙的门票,看来一切冥冥之中我还是自有贵人相助的。

    岜沙,最后的枪手部落,不仅神秘而且有时还会让人觉得有所畏惧。路上的村民,男的也是身扛长枪、腰别短刀、眼神犀利,女的好似什么也没有却也大无常人友好之感。即使过了这么久,我依然记得自己刚进岜沙寨子时的感受,些许畏惧,或者准确说是很是畏惧,以至于藏在包里的相机从未敢拿起。

    来到广场后,得知一会儿可能有演出,便往表演场走去。我问路的那个岜沙汉明显比刚开始的要外向一些,后来得知他便是一会儿的演员。果然,三下五除二聊了会儿还是有点熟了,我才解除了一点之前内心的隔阂,他也大方地把我当成了朋友教我把玩起了手中的火枪。

后来得知当天本是没有表演的,恰好当地某单位接待领导来此参观,才额外加演了一场。蹭表演的感觉是很爽的,不管是有点认真却始终不正经的舞蹈《岜沙汉》,还是那个早就闻名于外的镰刀剃头铮铮作亮,异族的风情总是显得那么新鲜而又有趣。表演间隙陆续有散客加入,即使在掏完门票之后依然被要求再付额外的表演费用。

也许是做贼心虚吧,再加上也许我此前对于岜沙真的期望过大导致落差也大,我决定见好就收放弃在此多住几天的想法,顺带蹭着他们单位的车返回县城。就这样草草结束了岜沙之行,只看了一场表演,却留下了太多五味纷杂的印象。






如果是苗族能给外人留下缤纷绚丽的银饰作为标签,我实在不知道侗族是以什么,大歌、鼓楼还是风雨桥?我不知道,我就这么迷迷糊糊地开始了侗寨探访之旅。

   小黄侗寨很是有名推荐度也很高,可我却也无意中得知了一个名叫黄岗的地方,两个寨子相隔五公里。我先到了黄岗,也许有了此前岜沙的铺垫,更加反衬出了这里的淳朴与安逸。这个寨子有很多特别的地方:全国婴儿成活率最低、老人驼背最严重,当然,也是男声大歌最好听的地方。说实话,这些在我并不长的实地观察里没能亲身感受到。只是就这么在村子里漫无目的闲逛就变成了一种无比舒服的体验与生活。村民们会好奇地打量着你,那对着镜头怯生生而又充满新奇的眼神叫我永生难忘。登上高处,寨里的五座鼓楼错落排开,我很想告诉别人这里到底有多美,真的有多美。。。








走出黄岗,沿着山路走了五公里便来到了小黄。果然不出所料,这里同著名的岜沙一样,除节假日和领导来访以外,平日已无演出,甚至连百姓私下的哼哼也没有了,除非收费的话可以组织起来。我实在没有如此大方的预算,当然,我也不愿意来到了以侗族大歌出名的地方却一点歌声也未听见。正在惆怅之余,于桥底河边看见了几个洗衣服的女孩子,她们偷偷打量着我却又不敢地只是埋头咯咯直笑。莫非有戏?我上去攀谈了起来,在打听确认了没有大歌表演以后,又一次厚着脸皮地就希望她们几个唱给我听吧。这又是一番太过复杂、牵涉面极广的沟通了,最后这几个孩子还是半推半就地同意了。一路跟随她们回家,帮忙晾好衣服,终于决定开唱了。

    她们先是抓来了两个邻里家的小孩,由他们唱童声的段落,而她们几个小学生则已学会了大人的歌曲,这便开始了演唱。无伴奏侗族大歌,当然,或许我听到的并不是规范标准的形式,而且,要学会用语言去描述一段音乐本就是难事,好在,我找到了此前一篇稿子里的描述,清泉般闪光的音乐,掠过古梦边缘的旋律”……也许这便是侗族大歌留给我的,也是她们恰好想留给我的感觉吧。






我在黔东南的最后一站来到了肇兴,同样很有名气可我此前却连字该怎么读都不清楚的地方。不过,去过黄岗以后,我显然对肇兴的五座鼓楼没有了太多的新意,而只是被那儿塞得满满的客栈饭店把思绪带回到了阳朔与丽江。




越是在人脆弱的时候,越是急切地想做完一些事情,就这样,我临时改变了一切决定,就此离开肇兴,告别黔东南。

 草原上的幡
 让我魂牵梦绕的新都桥之旅
 心系泸沽湖,如梦的光影
 塔公寺之文化地理
 西北行
 呼伦贝尔,黄昏时分百灵鸟歌唱
快速回复

欣悦故事 | 欣悦团队 | 商务合作 | 交换链接 | 营业执照 | 使用协议 | 隐私政策 |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ICP经营许可证:蒙ICP备14003392号 | 呼伦贝尔市欣悦旅行社有限公司 | 旅游许可证编号:L-NMG-00994 @2016 www.hlbely.cc 版权所有
24小时旅行预订电话:400-850-7557 QQ:583336688 投诉建议邮箱:cirenfeifan@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