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景 > 帖子列表 > 沙州纪行
0个回复 | 返回帖子列表 发帖

沙州纪行

七夜

  • 等级:地平线
  • 来自:内蒙古自治区
  • 职务:会员
  • 积分:31
  • 好友:6人
  • 访问:7879
  • 活动:0次

七夜 (内蒙古自治区 ) 发表于 2013-4-11 16:48:29

夏侯仪的传奇旅程,自河州始,经兰州,反复于河西四郡及西域各地。历史上的西北是文化昌明之地、交流汇聚之所,近代学术的四大发现,四占其二。这次列车河西四郡都经过,而如今的丝路沿途已褪去了光环,就连供人凭吊这功能都淡了,只有为数不多的背包客用双脚重复着古人的足迹。

一夜无事,早晨六点多醒来,火车外面早已是不同于昨天的景象,明媚的阳光照进车厢,但还驱不走戈壁上的寒气。铁道两旁时不时出现成片的棉田,这里的光照时间很长,棉田旁有些民居建筑,自然不能是钢筋水泥的,浓厚的民间特色,依旧是按照法式,而没有直接弄成个四不像。到瓜州车站时,还早点了,第一次遇到。一面茫茫戈壁,一个小站,由此想象古时丝路商队面对着蓝天、黄沙、红日,没有人世纷扰,虽有性命危险,确是极精彩的演绎。苍凉的戈壁有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悲壮、孤独与些许寞落。


敦煌旅游攻略图片

经过近一天一夜的行驶,火车准点到站。K车准点,我感到无比幸运。敦煌火车站很新,站前的广场还在修建,若是修好了也许就不能突显车站建筑的边塞风格。出站找到了接站的宾馆车,买了转天的返程票K9668次,是K591套跑的。买第二天的票还能买到卧铺,敦煌的票贩子还没那么心狠手辣。

车行不到半个小时到了宾馆,宾馆门口的滚动屏上陆续显示着今天入住的宾客。办理入住,在宾馆里休整了一下,出门向莫高窟出发。

从敦煌市区到莫高窟有公共汽车,8块钱,离宾馆2个路口就有一个车站,但是没有站牌。看来早上的车比较少,顺利找到三个人拼车去,价钱和公交车一样。一路上和司机聊了聊当地的风土,半个小时左右就到了。接近入口的路上,两旁种着高大的白杨,挺拔健壮。以前学过一篇课文,名曰《白杨礼赞》的,对于语文课文,我向来是学的时候十分痛苦,过了若干时间回头再看觉得精妙无比,痛苦因为上课,精妙源自文章。看到戈壁白杨之前,杨树在我的印象中就是矫情的杨絮。但是站在戈壁上,太阳下,叶影中,让人不由得赞叹白杨的健美。“它伟岸,正直,朴质,严肃,也不缺乏温和,更不用提它的坚强不屈与挺拔,它是树中的伟丈夫!”实在精彩,实在传神。些许清苦,而脚踏实地,没有任何的浮躁与尘嚣。转自蚂蜂窝


敦煌景点图片

售票处对面是敦煌石窟文物保护研究陈列中心。向前是宕泉河,河岸有一片石地,立有三座佛塔。一座桥跨过干涸的河床,过桥之后就是莫高窟的入口。除了白杨,守护这莫大文化瑰宝的绿色中还有些其他的树,但都不若白杨那般健康。斑驳的树影下,这洞窟依然在沉睡。步入莫高窟,怀着一颗敬畏的心。


敦煌自助游图片

莫高窟位于敦煌东南25公里处,开凿在鸣沙山东麓断崖上。莫高窟始凿于前秦建元二年,发展于北魏、西魏、北周,借丝绸之路之繁荣,兴盛于隋唐,后世渐衰,直至今日之长眠。因土质疏松不适雕刻,莫高窟以和其他石窟不同的壁画、彩塑形式示人,成就了独特的魅力。莫高窟对普通游客仅仅开放9到11个洞窟,其中必定包含那个著名的九层楼,一个包含号称“东方的蒙娜丽莎”的彩塑的窟(259窟),一个睡佛棺形窟,王圆禄发现藏经洞窟。跟随一个导游看完之后可以先不出去,再跟另一个导游游览,每个导游的安排都基本一样,大约1、2个窟的差别。参观的时候导游会讲些佛经故事,比如看到二佛同处一塔之中的图案,这肯定是出自《法华经》的。壁画艺术博大精深,站在画前,我所能做的只是感叹自己的艺术修养实在不够。壁画除了艺术价值还有考古价值,反映时代风物,比如一幅唐代的壁画中,一个小沙弥就穿着背带裤;国内现存的唐代木构建筑好像是只剩一栋,其他的都在奈良和京都,而唐代壁画中一些建筑对于古建筑研究就有很大价值,梁公思成所著《中国建筑史》中有所记载。我跟的那个导游,凡是介绍清代文物时总是要说,这是清代的,没什么价值,盛唐时期的东西才是最具艺术表现力的。讲解完毕之后和他聊了几句,他说要在别的地方,那好歹也是件清代的东西,但在莫高窟就不值一提。

提到莫高窟,提到藏经洞,就不能不提王圆禄。这个经卷的发现者,功过至今难以评说。斯坦因着实可恶,但在经卷流失这件事上,中国人有着不可推卸、无法回避的责任,可怜的王道士却背了不少黑锅,而长途跋涉、多方奔走的努力却多被忽略。“流失”这个词有些带有主观色彩,也许换成“遭遇着颠沛流离的命运”更为合适。再看看莫高窟现在的保护状况,洞窟里的壁画前竖立着玻璃挡板,这些挡板都来自于慈善捐献,并非官方的保护措施,在景区的门口立着一排介绍,关于莫高窟的捐助者的,大都是日本的敦煌学学者和港商。当代中国人比起王圆禄那个时候,并没有多少进步;同时还带着一股莫名其妙的道德上文化上的优越感对那个道士指指点点。

阳光洒在平整规则的外立面上,如此安详;与千年前的繁盛相比,现在像是个返璞归真的状态,静卧黄沙斜阳,默默积淀,遗世独立。偶尔有游客来访,即使有些喧嚣,但也并不会扰乱那婆娑的背影。不知道有没有记录莫高窟原来模样的古籍或者壁画本身的记载,恐怕有的话也无缘入我这俗人的眼了,这后续的外墙像是个壳,里面的文化在壳中静待知己,静待着足以能唤醒沉睡的声音;外面的文化则正在大踏步地远离这里,向着“现代化”前进。余秋雨在他的散文中写道:“从哪一个人口密集的城市到这里,都非常遥远。在可以想象的将来,还只能是这样。它因华美而矜持,它因富有而远藏。它执意要让每一个朝圣者,用长途的艰辛来换取报偿。”慕名而来的匆匆过客又有多少能聆听这洞窟的诉说,读懂这洞窟的流露。望着时间在墙壁上留下的痕迹,想来倒是觉得仅仅静观是最佳的方式,若是今人像古人一样充当了岁月的角色,大概就只能恨黄沙太易转移了。

一番唏嘘之后,来到了陈列中心。这里出售一些有关莫高窟的纪念品,有书籍、邮票、工艺品等等。陈列的部分包括出土文物的展览,有些残留经卷和铁器陶器,和莫高窟一样是禁止拍照的。除了出土文物还有临摹复制的洞窟,虽无缘得见真品,看看临摹的也不错了。出了陈列中心,莫高窟算是游览完了,但心中留下的情结却在有些不舍的回望中渐渐明晰。

坐公交回到敦煌市区,两点多,修整一下,找了个餐馆解决午饭。抬头看了看太阳,感觉却不像是已经到了下午,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明天再去鸣沙山月牙泉,明媚的阳光打消了拖延的念头。去鸣沙山月牙泉的公交车是有站牌的,废话不说,买票上车。

坐在公交车上远远就可以看到沙山。停车场周围有很多卖饮料的,租鞋套的。距离大门还有一段距离,道路两旁的树好像状况不太好,让走在下面的人有种随时提防从树上掉下异物的担心(可能是仙剑后遗症之一)。鸣沙山月牙泉的售票处工作人员似乎对学生证非常感兴趣,反复翻看,恨不得要从里面看出“吃人”两个字,其实上两天就知道了,实在用不着这么使劲地看……然后极不情愿地给我学生票。到了检票口,有过之而无不及,都要把我学生证的照片抠下来了,又不好看,抠下来又没用,唉……


敦煌图片

进门之后,租了鞋套,后来觉得光脚更好。扎好了鞋套就直奔沙山,一般的游客有坐车的,有骑骆驼的,反正都是沿着路走,很少有我这样直接爬山而上的。爬沙漠要沿着山脊走,才不至于一步下去之后滑下太多的距离。我由坡上脊,颇为费劲,一步一个半脚印。刚坐下来要休息一下,一两只蜂就飞过来,“嗡嗡嗡”的很是烦人,我可没心情分辨是什么蜂种(事实上也分辨不出来,可能是胡蜂吧),起身慢行,只要不坐下来,蜂就不过来。山上风很大,太阳非常热辣,更令人绝望的是,我只剩下半瓶水了。站在山上低瞰月牙泉,远眺敦煌市,耀眼的阳光有些容不得我抒发些俯仰之感了。骆驼队在山下的道路上走着,沙地摩托翻过一个一个沙丘,简易的滑翔机飞在天空。鸣沙山的顶峰没有上去,严酷的环境时刻考验着身体的承受能力。造成这种后果,我的爬山方式有很大问题,发力爬,然后休息,而不是一直慢慢走。


敦煌景点图片

月牙泉确实美丽,尤其是在山上看,只是如此柔美的清泉暴露在骄阳之下,如此不怜香惜玉;或许是我来错了时候,至若皓月当空,山披银纱,水映月华,大概才是月牙泉最美的时候。不知道汉堂有没有过来考察过,引一段游戏中的台词,夏侯仪:「呵呵,看来这一趟是来对了。 说来也真是神奇, 不到半里处便是寸草不生的荒沙漫野, 这里却是明潭映月、风清虫鸣之所, 人世间的一切,真是不可思议啊。」游戏和现实还是有差距的。传说月牙泉有三宝,五色沙、铁背鱼、七星草,相传鱼草同食可长生不老,在中国凡有此种功效的东西落得什么结果大家都知道,我就不多说了。


敦煌旅游攻略图片

我向来不分东西南北,不好描述路线,就是进门就上山,然后在山上绕到月牙泉另一端下来,把仅剩的半瓶水喝完,灌了点沙子回来。月牙泉畔的建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建的,黄沙掩映,古朴沧桑,与泉水相得益彰。水潭环以围栏,已不许游人接近;周围生有植物,有生机伴此美泉自是比孤独好些。

离开沙山环抱,向外走去,已是口渴难耐。回到停车场处,询问杏皮水(敦煌特产,有网友说甜的要命)的价格,得到的答复是这个季节的杏皮水不好喝,民风淳朴啊。买了瓶矿泉水,上了回去的公交车。

我很想学着老外的口气问一句,怎么中国所有的城市都长的差不多了。其实敦煌还没有那么糟糕,但也没好到哪去。虽然已经五点多了,但太阳丝毫没有要下山的意思,这里已经不是东八区了。颠簸了一天,有机会慢步着看看这个城市。敦煌是个旅游城市,大大小小的宾馆饭店非常多,人来人往皆是匆匆过客,虽然如此,但地位已无法和丝绸之路上的重镇相比了。路上看见了敦煌的象征——反弹琵琶,在一个环岛的中央。目标是沙洲夜市,十一长假之后,只开了一半,虽然人气也很旺,但不如想象中的热闹。夜市中解决了晚饭,一碗羊肉粉汤,一杯杏皮水,这个季节的杏皮水确实不好喝,羊肉粉汤也没什么特别的。简单吃完,进入市场溜达。市场里主要是工艺品,吃的有果干什么的,这里光照时间很长,水果看上去都很不错。作为一个《幽城幻剑录》的爱好者,自然要多注意一下,有没有幽垠之戒造型的戒指,蓝黑色双头蛇模样。工艺品都是大同小异,主要有木板雕(估计是叫这名字),有一块极精美,月牙泉的图案,问价曰300大洋。夜光杯据说是特产,感觉并不怎么夜光。其他还有种种装饰物,摆设,书画等等等等文化市场常见的东西。找来找去,悻悻离开。

回到宾馆,计划明天的安排,另一条线路就是雅丹魔鬼城、玉门关、汉长城、西千佛洞等等。包车的话要不少钱,无奈囊中羞涩。雅丹地貌,火车上看见过了;玉门关和阳关,想想《凉州词》和《送元二使安西》就够了;汉长城有些遗憾,不过看网上的图片也没什么;只去西千佛洞,宾馆的车,80块。转天10点的车,能睡个比较舒服的觉了。

西千佛洞位于敦煌市西南35公里处。洞窟开凿在党河河岸的陡崖上,现在修了水坝,原来的河床河岸已难以辨别(不知道有没有相关的资料),整个洞窟在地平面以下(相对于停车场)。这里遭到的破坏很大,不管是人为的,还是自然的(解说员说党河泛滥冲毁非常严重),只留下很少的窟,开放5个,票价是莫高窟的1/8,售票亭很简陋,比普通的书报亭还简陋,我去的时候还空着。这里游客很少,下去的时候刚赶上一群中老年日本游客离开,整个景区静悄悄的,似乎谁的到来都不会打破这种安静。先在下面走了走,这里也有高大的白杨,还有些其他我不认识的植物,戈壁植物的风采,看过才能体会。走到了现在修的河岸上,河床上仅剩黄沙,对面是绝壁,被腐蚀得很厉害。回来再看售票员出来了,10块钱的学生票。

西千佛洞开凿早于莫高窟,而且没有莫高窟新画覆盖旧画的现象,但破坏非常严重,巨大的伤痕触目惊心。一个解说,一个听众,比莫高窟清楚很多。五个窟很快就讲完了,由于损毁,已经无法窥探原貌。下到党河河床,走到冲毁的地方(疑似),体味时间的腐蚀。

回到车上,开回敦煌,正值中午时分,司机师傅问我去哪吃,好把我送到地方。根据网上的推荐,要吃驴肉黄面。宾馆附近下车,不远就有一家,美味常隐于不经意间发现的地方。宾馆旁边拐进去,是个类似集市的地方,在一个拐角处,一个驴肉黄面的招牌还算显眼。进去点了一盘青椒肉丝和驴肉黄面。青椒肉丝先上来,寻常味道;驴肉黄面后上,至于味道……如果你有幸在学校河东食堂二楼醒存餐厅还没搬走之前,尝过他家的鱼香肉丝,就能想象到,味道差不多,黄面味道更重。出了饭馆,一点左右,晚上七点的火车,有那么多的时间花在敦煌市内。溜达到党河,如果不是远处的沙漠,但看党河两岸的建设,和其他的城市差不多。河边有舫形的外形古典的建筑,河岸有些绿化有些设施,可以租船什么的,到水上飘荡一圈。隔着一座桥,另一边做成浅水,有喷泉,有一块亲水平台,还有连接平台的石阶。远处的沙漠真是很有味道的景致,缠绵悠长,平滑柔和,烈阳之下,光浮其上,就像穿了丝袜一样——我自认为没有成为高僧的潜质,也不想凿窟,就不糟蹋“佛光”这个词了。

转了转也便无聊了,坐车去看机场。机场和火车站在一条路上,市区过来的方向,过了火车站2公里左右就是,很方便。机场前的树林,是不是传说中的胡杨就不知道了,还算漂亮。然后就去了火车站。敦煌火车站一天只有三对列车,两台两线,站内结构和武昌站一样,小站用这种设计无所谓,大站就有些问题了(个人观点),其实任何设计赶上春运都是扯淡。又是N个小时的火车,无奈没收到黑龙。候车时解决了晚饭,拿出带着的书打发剩下的时间。那个拼车去莫高窟的人也来候车了,他这天包车去的雅丹魔鬼城,后来知道新开班车了,每人110块(要不就是70块,记不清了)就行了,他感慨订包车订早了;我也囧了,一个西千佛洞就80……边聊边候车,他是从嘉峪一路西行直到敦煌,比我的安排更具朝圣的意味。19:02的火车,正赶上夕阳余晖映红隔壁,别样的美感。阳光渐渐收敛到天边,美艳如此,纯净如斯。城市的阳光,经过了太多的改变,已经不是原本的样子,看似辉煌的天际线,只不过是刺眼、浑浊,不知何时还能在享受这种景象。

 草原上的幡
 让我魂牵梦绕的新都桥之旅
 心系泸沽湖,如梦的光影
 塔公寺之文化地理
 西北行
 呼伦贝尔,黄昏时分百灵鸟歌唱
快速回复

欣悦故事 | 欣悦团队 | 商务合作 | 交换链接 | 营业执照 | 使用协议 | 隐私政策 |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ICP经营许可证:蒙ICP备14003392号 | 呼伦贝尔市欣悦旅行社有限公司 | 旅游许可证编号:L-NMG-00994 @2016 www.hlbely.cc 版权所有
24小时旅行预订电话:400-850-7557 QQ:583336688 投诉建议邮箱:cirenfeifan@foxmail.com